<em id="111oe"><tbody id="111oe"><delect id="111oe"></delect></tbody></em><small id="111oe"></small>
  1. 光伏產業 另一個最好的中國夢

    作者:張國寶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23日 閱讀量:

      中國2016年年度光伏發電裝機35GW,累計裝機78GW,均是全球第一;2017年上半年裝機24GW,到今年六月底止中國的光伏發電裝機容量已經超過了1億千瓦,比美、印、日三國的光伏裝機容量之和還要多。2016年中國生產的光伏組件產量53GW,全球產量72GW,中國產量要占到全球的3/4,中國已經是名符其實的光伏發電和光伏電池生產大國,每次在國際會議上都讓同行們驚羨不已。以風電、光伏發電為代表的清潔能源在中國的快速發展國際社會有目共睹,為國際綠色能源發展作出了我們的貢獻,受到普遍的關注和贊揚。

      其實在中國,到本世紀初,光伏發電才作為一種民用的清潔能源起步發展,遠落后于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雖然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為了發射人造衛星,我們在電子部的研究所中硏發了衛星用太陽能翼板,可那只是象牙塔中的東西,和民用發電相距甚遠。

      1996年在津巴布韋召開了“世界太陽能高峰會議”,會議提出在全球無電地區推行“光明工程”的倡議。我國政府積極響應,在1998年才由政府提出建設一個3MW的太陽能發電示范項目(PS:英利承建)。在2002年由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能源局提出,為解決無電鄉農牧民用電,開展送電到鄉工程,主要采用太陽能光伏發電,也叫光明工程。開展這一工程的意義不僅是為遠離電網的農牧民帶來了光明,我覺得這一工程的另一個重要作用是為中國剛剛萌芽的光伏電池產業提供了市場。特別是在西藏實施的光明工程,到2005年中央政府實際向西藏投入了13.68億元,建設光伏電站322座,解決了318個無電鄉用電問題,還建設24座小水電,在建73座,解決100個無電鄉用電。在早期中國進入光伏電池生產行業的中小企業可能都從這一工程中獲得了訂單,為他們后來的生存發展打下了基礎。另外,德國加大發展綠色能源的政策也為中國光伏產品提供了最初的市場。

      現在在中國光伏發電還被用作扶貧的手段,叫做“光伏扶貧”,在國家資助下為貧困地區安裝分布式光伏發電,所發電的收益給貧困地區鄉村或個人,這樣可以收到一石三鳥的效果,扶了貧,開拓了光伏市場,發展清潔能源。

      我們應該記住無錫尚德的施正榮先生和保定英利的苗連生先生為中國光伏產業的發展作出的歷史性貢獻。他們正是在本世紀初以企業家的眼光創立了光伏電池生產企業,施正榮先生帶來了光伏技術,帶動了中國光伏電池的工業化生產。當然他們在后來的經營中遇到了問題,但我們不能僅以成敗論英雄,應承認他們的歷史功績。

      在那個時候,包括國有和民營的許多企業進入了光伏行業。例如國有的東方電氣,峨眉半導體研究所等。但是大浪淘沙,有成長起來的,也有在市場競爭中淘汰出局的。

      有趣的是,現在在中國光伏行業嶄露頭角的幾乎都是當時名不見經傳的草根企業,例如協鑫、天合光能、晶科、阿特斯、通威等都是民營企業。這一現象倒值得很好研究和總結。例如生產光伏電池的原料多晶硅,當時我們幾乎不會生產,全要高價進口。我曾經為北京有色金屬研究總院為了一點多晶硅向道康寧總裁求援,她還算給面子,從韓國給我們弄了一點。后來我分管發改委高技術司,給峨眉的研究所立了一個1000噸多晶硅的產業化示范工程,但是業主幾經變換,變到四川電力公司,又轉給東方電氣,最后還是不成氣候。但是該研究所培訓的一批人才后來成了協鑫公司的技術骨干,也算是有了貢獻。

      后來民營企業協鑫公司、新疆特變電工后來居上,不斷改進工藝技術,降低多晶硅的生產成本,建成了年產約十萬噸的多晶硅生產廠,生產成本也從一公斤十幾美元降低到八、九美元,使光伏組件的成本也大幅度降低,已經到了一瓦六、七元的水平,使光伏發電的成本逐漸與煤電接近了。青海亞硅公司海外歸國留學人員采用自主知識產權技術,也在多晶硅領域取得巨大突破。由于技術的進步,單晶光電轉換效率已經達到21%,多晶達到19%,很有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與傳統能源發電成本相當。基本上解決了中國光伏產品的原料立足于國內生產的問題,使多晶硅產品有了國際競爭力。

      中國民營企業機制靈活,依靠不斷的工藝改進和技術進步,使得成本不斷降低,例如采用了金剛線切割,降低了硅片成本,改進西門子法降低了多晶硅成本,使中國光伏產品有著很強的國際競爭力。

      中國光伏產業的發展還得益于強大的制造業基礎,光伏發電的配套產品,例如逆變器,不僅有陽光公司生產,華為公司也利用他們在通訊設備制造上的優勢,成為逆變器的重要生產企業。還有生產光伏電池的焊接材料、玻璃基板、鋁型材、金剛線等幾十種配套產品及設備制造能力。是強大的源于草根的配套制造能力成就了中國的光伏產業。

      這也是雖然有的國家對中國光伏產品制造貿易壁壘,但卻難以在本國形成制造能力的原因。由于這些光伏原料、光伏器件生產商早期都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企業,所以他們沒有政府的直接投資,是從草根企業打拼出來的。

      政府的作用是營造了好的政策環境和市場環境。在國際市場上中國光伏產品占有了很高的市場份額。既便在美國、歐洲采取市場保護,對中國光伏產品征收高額關稅的情況下,2016年,我國累計出口太陽能電池仍有746.4億元人民幣。美、歐為打壓中國光伏產品,利用高額關稅進行市場保護,也使得中國光伏企業在國際市場布局。美、歐的高額關稅并不能提高本國產品的競爭力,反而提高了本國光伏發電的成本,影響了綠色能源的發展。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國光伏產業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從一個弱小的草根產業崛起成為全球行業領頭羊,堪稱中國近代工業史上的一個奇跡。

      目前光伏發電量在全部發電量中占的比例還很小,也不及風力發電的比重,主要還是價格上還不具備與傳統發電成本競爭,要解決好儲能也是一個重要課題。光伏發電的投資者還希望依賴國家的財政補貼,但是目前光伏發電補貼政策的設計存在缺陷,補貼時間也過長,雖然可再生能源基金的征收標準有所提高,但日不賦出,欠補問題越來越嚴重,事實上現在的補貼政策已經難以為繼,如果非要堅持,最終將制約光伏的發展規模,光伏從業者必須想明白這個辯證道理。出路還要靠我們自己,要不斷通過技術創新降低成本,提高競爭能力。還應引入競爭機制,讓有競爭力的企業優先獲得投資建設資格。

      在光伏產業發展歷程中技術路線的選擇也極其重要。我國最早引進寬幅薄膜太陽能生產設備的企業基本都放棄了。漢能選擇薄膜太陽能作為主營業務也受到了挫折。在美國和其他國家也有許多因技術路線選擇失誤而夭折的例子。光伏產業正是在這種由市場大浪淘沙的慘酷競爭中前進的。現在各種關于光伏技術的奇思妙想方興未艾。例如特斯拉把電動汽車與光伏發電整體考慮,雙輪驅動,是否能孕育出綠色出行的新社會模式,我們拭目以待。再如美國科學家在大膽嘗試用光伏材料鋪成的道路路面提供能源,估計現在經濟性還會有問題,今后能否實用化也充滿期待。光伏和建筑的完美結合也是分布式光伏發電的一個重要領域,許多采用光伏發電的美麗建筑被設計出來,而不是簡單地將光伏電池板安置在建筑物上。施正榮先生又推出了輕、柔、薄、美的新型光伏產品,布局光伏建筑市場,準備東山再起,我們祝愿他能夠取得成功。

      我在任能源局局長時與美國能源部長達成了一項協議,把美國搞的世界大學生太陽能競賽引入到中國來,已經成功地舉辦了一屆。每個參賽大學要設計出完全依靠太陽能可以生活一周的房屋來,明年將舉辦第二屆,歡迎有興趣的單位積極參與。

      近兩年國家能源局更加重視分布式光伏發電的發展,有一段時間甚至爭論究竟應該搞集中式還是分布式。我認為集中式和分布式并不互相排斥,要因地制宜,能集中則集中,宜分布則分布,不要人為制造爭論。

      歐洲曾提出沙漠行動計劃,在北非沙漠搞大規模集中式光伏發電,用輸電線路送往歐洲。當然他們沒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能力,這只是個設想。但是如果在中國,只要真下決心干是能夠在西北地區建成大規模的風力、太陽能發電綠色能源基地的。

      現在“十三五”正缺少這樣戰略性的大項目,只要政府下決心,可以和當年西電東送、西氣東輸一樣搞起來。當年朱總理力排眾議,要求廣東省少建電廠,使用從云南、貴州送來的以水電為主的1000萬千瓦電力,至今已經累計輸送了1.4萬億千瓦時以上的西電,減少了廣東省的大氣污染,幫助了西部欠發達的云南、貴州的發展。當時遇到的阻力是很大的,讓廣東省對減少本省電力建設接受西電,一開始也是有阻力的。

      現在全國性已經不缺電,如何消納這些新能源才是問題。要有大的魄力和決心讓東部發達省份少上電廠,接收來自西部欠發達地區的綠色電力,又能改善東部省份的環境大氣質量,是對能否有大局觀和正確的政績觀的一個考驗。主席就利用好青海的光熱資源發展太陽能發電的指示十分正確、十分及時,聽說政府部門正在規劃把青海的光伏電能往中、東部地區,這是一個好消息。在今后影響綠色能源發展速度的制約因素我看不是技術問題,是綠色能源與燃煤發電爭市場的問題。現在已經建起來大量燃煤火電廠,如果電力市場沒有大的增長,消納綠色能源就會成為問題,種種技術性的理由只要想干都是可以找到解決辦法的,就看是否能下決心,找到辦法增加新能源比重,削減燃煤發電比重

      光伏產業在中國的異軍突起,講述了一個草根產業在中國的崛起的生動故事,它是另一個最好的中國夢。(作者:張國寶,曾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現為中國產業海外發展和規劃協會會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國家能源委員會專家委員會主任。)

    哥哥干成人网